欢迎访问宜春组工网
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电教园地
  • 神枪飞腿荡长空,碧血丹青留乌石
发布时间:2016/12/27 9:02:05   来源:宜春组工网    下载附件>>

在《江西省烈士英名录》中实名记载了袁州区水江籍烈士432人,其中就有“神枪手”、“飞毛腿”之称的革命烈士——黄开泰。今年是水江英雄黄开泰诞辰113周年、逝世80周年纪念之年。

黄开泰同志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湘鄂赣边区一位出色的赤卫队长。他苦大仇深,爱憎分明,英勇善战,不怕牺牲。在那艰苦的烽火岁月里,他带领赤卫队员们出没于杨岐山的丛林,战斗在宜萍万边界,他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一直在人民群众中传颂。

(根据小说《三陀古传奇》改编的电视剧《盼归来》剧照)

黄开泰(19031936),袁州区水江镇水江村社背人,因在家排行第三,又名三陀古。其父黄林祥勤劳厚道,两个哥哥终年挑脚做工,但全家仍不能温饱度日。黄开泰10岁就开始替地主黄春洋家放牛、做工,先后长达13年。

19269月,北伐军攻克宜春,在城乡各地宣传革命、招募新兵,黄开泰参加了北伐军,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长朱德培、党代表朱克靖)。国民党公开叛变革命后,中国共产党转入农村开展武装斗争,在军队的黄开泰听说家乡的农民运动正蓬勃兴起,于是以完婚为由,于1930年春请假回乡。回乡后,黄开泰立即报名参加宜春县第五区苏维埃组建的赤卫队,因为他为人正直刚强,又有较高的军事素养,被任命为赤卫队队长,同年5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宜五区赤卫队成立之初,所用武器基本上是梭标大刀。为了武装自己,黄开泰率领部队先后从敌人手中智夺枪支总计200余支。除大部分上交主力部队外,剩余部分用于改善自己的武器装备,没多久,赤卫队就成为一支赫赫有名的地方革命武装力量。

黄开泰幼时喜欢习武,身手矫健,在北伐军中又练就了神枪绝技,弹无虚发,加上他机智勇敢,敌人莫不闻风丧胆,远近闻名。为了从敌人手里搞到武器,他单枪匹马,在一个晚上机智地从敌人手里夺得了两支枪。193110月,宜春县警察队长王家琳率200多人马进攻宜五区西坑村(今天台镇政府所在地),妄图消灭宜春县苏维埃独立营和宜五区赤卫队。由于敌我力量悬殊,部队决定转移,黄开泰独自留下掩护。他凭借有利又熟悉的地形与敌人周旋,毙敌50人,完成掩护任务后,负伤撤离。19325月,在支援萍七区小洞赤卫队反清剿的战斗中,他命令队员埋伏在敌军必经的峡谷两侧,自己单枪匹马,带着一支军号来到峡谷口,当一个团的敌军逼近峡谷口时,他一会儿开枪射击,一会儿吹冲锋号,大布疑阵,令敌人虚实难辨,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原路撤回。1933417日,参与水江境内重要战役高枧大捷。黄开泰带领水江赤卫队起初布防于白家源,后来也加入高枧敌人的围歼战斗中,他一人缴枪11支。

1934-1936年,主力红军长征后,带领游击队在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游击斗争。1934年广大苏区被敌人占领,敌人要用500大洋买黄开泰的头,为了更好地和敌人斗争,黄开泰只好将唯一的儿子送去别处抚养,带领赤卫队上山打游击,白天隐蔽在深山里,晚上下山出击,弄得敌人惶恐不安,一直坚持到了1936年,由于敌人的不断清剿,赤卫队被打散,最后只剩下黄开泰等少数几个人。1119日,黄开泰终因势单力薄,寡不敌众,在乌石遭到敌人一个排的围击,被敌包围在水江乌石一山洞中。次日清晨,持匕首突围,刺伤一敌头目刘德桂后,打成重伤后英勇牺牲。这个为革命浴血奋战了整整10年贫苦农民,从此结束了他那风云的斗争历程。

黄开泰牺牲后,尸体被肢解,头被敌人送往县政府请功领赏,四肢挂在水江的椿树上示众。广大人民群众痛哭流泪,悲伤欲绝。

 

 

历史小故事

 

英雄事迹传千古   苦难的少年立大志

 

黄开泰家十分贫苦。父亲黄林祥为人诚实厚道,勤劳俭朴。大哥挑脚卖力,二哥做长工,全家终年辛勤劳动,但因地主豪绅残酷压榨,一年到头,仍然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逢年过节,地主家杀猪宰羊、花天酒地,可他家连饭都吃不上。有一年除夕,外婆给他家送来五斤猪肉过年,全家大小正准备美美地吃顿团年饭,却被地主黄春洋以抵债为由,把猪肉抢走了。在那暗无天日的社会,穷人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为了全家活计,1913年黄林祥夫妇强忍悲痛,将年仅十岁的黄开泰,送到黄春洋家做放牛娃。开泰忍饥挨饿,起早摸黑为地主干活,却经常遭到地主黄春洋的毒打和辱骂。黄开泰先后在地主家放牛、打短工、做长工达13个春秋,饱尝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在苦难的生活中,他逐渐认识了反动统治阶级的本质,心灵深处萌发了革命的火种,立下了“为穷人打天下”的豪情壮志。

 

神枪手和飞毛腿

三陀古枪法好,百发百中,人称“神枪手”,而且他人高脚长,走得急,跑得快,人们也叫他“飞毛腿”。他不但走得快,眼快手也快,弹无虚发。他走得快,还有个特点,走“之”字路,不走直线。他枪法准,还有个特点,上红门子弹,日夜保持临战状态。走“之”字在于保护自己,上红门子弹在于消灭敌人。1933年冬天有个晚上伸手不见五指,三陀古带一个队员外出执行任务。在水江街口碉堡边上经过,白兵班长丁伢子在碉堡楼顶上站岗,听得有人走动,加上碉堡养的恶狗狂叫,连忙打手电照了一照,大声叫:“哪一个?干什么的?”三陀古反问:“你是哪个?”丁伢子说:“是三陀古过身吗?”三陀古哈哈大笑:“是你三爷爷,快缩到乌龟壳里去,莫站在外边,小心三爷爷的子弹不认人。”丁伢子不甘示弱,大声说:“哪个敢打爷老子!”三陀古举起枪,回了话:“你敢打一下手电就算你胆大。”丁伢子心想,碉堡只有碗口大的枪眼,离地有两三丈高,离大路有十多丈远,夜里黑咕隆咚,三陀古枪法再好也不怕。丁伢子不做声,摁了两下手电。“砰”的一声响,三陀古的红门子飞进了枪眼,丁伢子脑壳开了花。

第二天,碉堡里的白狗子把丁伢子埋了,边铲土边骂:“没有听到老虎叫,也听到老虎哼,自己找死,该死!”

 

夜袭水塘

19312月,敌四十三师郭华宗部王团部,越过模汤石围山岭,进驻慈化水塘,敌十八师之一部也开到了枣木桥,萍北李春明保安大队驻在桐木暂时按兵不动。215日午夜,县独立营和区游击队,主动向水塘之敌袭击。水江游击队在黄开泰的领导下,担任前锋。敌人虽然凶暴,但因进攻以来,饱受惊慌,戒备也特别严密,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线40枝枪,第二线60枝枪,第三线80枝枪),并配置轻重机枪阵地。黄开泰摸到了第一道防线,便带领队伍猛攻,接着四面枪响,喊杀声雷动,敌兵不知虚实,以为被我主力红军包围,乱成一团,有一部分敌兵,趁黑向山野逃命,被我军活捉了一批,我军完成任务随即撤退,无一人伤亡,敌人却盲目开枪,一直打到天明。第二天天刚亮,才发觉是游击队袭击,于是派兵向附近山地搜索,独立营埋伏在一处山口,我军四面包抄而下,全歼敌团,缴枪二百多枝,胜利结束了这场战斗。这就是在第一次反“围剿”期间,我苏区开展的有名的“夜袭水塘”战斗。夜袭水塘,首次挫败了敌人的气焰,彻底粉碎了敌人第一次围剿苏区的阴谋。

 

黄开泰所在的宜五区赤卫队

五区于1930年春成立联队,谢大炳任队长;同年1021日在大路边崇文堂成立五区特务连取代联队,有枪25支刘瑞和任连长;193141日,特务连被编为敌第五区团向导队,有步枪46支,手枪1支,梭镖72支,共223人。4日,又补充到独立营和红十六军;此后不久,区苏又派易根源带领赤卫队随红十六军到萍东参战,缴获了一批武器,组成了8个游击中队,其二中队有50人,枪20支,由黄开泰任中队长;1931年农历9月,县苏将原五区随湘东独立师出征攸县、茶陵等地的赤卫队(此时已编为该师第一团第三游击大队)调回,与原8个游击中队合编成区游击大队,黄开泰任大队长。在区级游击武装中,以五区最为强大。这支游击武装,一直坚持战斗到1936年,到黄开泰壮烈牺牲为止。

黄开泰虽然过早地牺牲了,但他为革命不畏强敌,不怕牺牲,坚持斗争,机智勇猛打击敌人的英雄形象,却和水江乌石山的青松一样,巍然屹立,万古长青!

 

 

 

(袁州区水江镇 胡霞)

 

(责编:新闻宣传科)